当前位置:新蒲京娱乐场 > 游戏开发 > 无业男用黑客软件帮学生篡改65门成绩 获利6万

无业男用黑客软件帮学生篡改65门成绩 获利6万

文章作者:游戏开发 上传时间:2019-09-11

东丽区检察机关受理案件后,经审查发现,只有初中文化的周某无业,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上网打发时间。今年5月初,周某与网友李某聊天中得知对方有一套能入侵高校计算机教务管理系统的“黑客软件”,用它更改学分、科目成绩的成功率非常高。于是,周某开始“拜师”请教,并将这套软件弄到手。

与内蒙古上述案件相比,四川某高校大学生闫某的犯罪手法更显“简单粗暴”。

核对成绩发现高校系统被黑

2015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厅工作人员发现,该厅网站计算机系统被人恶意攻击,83名参加当年会计从业资格考试的考生成绩从“不合格”被篡改为“合格”。

有了赚钱的“资本”,周某起了个“黒木”的绰号,在互联网上打起了“广告”。不久,一名来自天津的大学生和周某联系,要求将自己某科目的成绩由46分改成76分,并许诺事成之后给1000元的好处费。周某先让对方在学校微机室内把“黑客软件”装上去,他则“远程”入侵,将成绩按对方的要求进行了更改。很快,账户里有了1000元收益,周某心花怒放。

利用漏洞 高校学生编程轻易入侵十几所学校

相关新闻

成本低、漏洞多、隐蔽性高 亟须防控新型犯罪

今年10月下旬的一天,天津某大学教务处组织老师对学生补考成绩进行核对、录入。老师惊讶地发现,有多名学生的试卷分数与录入学生管理系统的成绩明显不符,不及格的科目竟然在系统里显示为“高分”,于是怀疑高校计算机系统被黑,校方随即报警。

新华社北京8月22日电(记者袁汝婷 刘懿德 叶含勇)中介收钱联系黑客、高校学生编程轻易入侵十几所学校、83名考生成绩“被”合格……近段时间,一种更直接、更迅速也更隐蔽的舞弊形式正在蔓延,并日渐猖獗。

2002年,黑龙江省某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学生李某,利用“黑客”技术帮同学篡改分数,收取50元到100元不等的费用。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李某通过“改分”赚了数千元钱。事发后,法院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

记者调查发现,少数犯罪分子把“黑客”包装成高科技作弊神器,通过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神不知鬼不觉”篡改信息牟利。如何防范新形势下的科技犯罪?

根据掌握的线索,公安网监部门对“黒木”展开追踪,并通过技术手段确定他在河南省某地居住。两地公安机关通力协作,于11月12日将嫌疑男子周某在河南抓获。周某对入侵学校管理系统、为学生有偿更改成绩的违法行为供认不讳。

今年上半年,临近毕业并四处找工作的闫某手头紧张,打起了给别人改分数赚钱的歪主意。他特地选择了一些二本院校的网络贴吧发布广告,为在校大学生修改考试成绩,删除旷课、处分记录,并在网上留下了QQ号。崇州某高校学生陈某看到广告后,主动联系闫某。闫某以一科300元、多了还可以便宜的承诺,将陈某不及格的7科成绩全部改为及格,事后陈某向闫某的支付宝转账1200元。

“黑客”在互联网上打“广告”

专门寻找未通过会计从业资格考试的考生,承诺付款即可修改成绩,收款后联系黑客,入侵网站改成绩……近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首例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在赛罕区人民法院宣判,9名被告人被分别判处五年至一年零三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河南省一名无业男子,通过不法渠道获得一套“黑客软件”,入侵高校计算机教务管理系统,“远程”为天津10余名学生篡改了65门课程的考试成绩,非法获利6万余元。日前,东丽区检察机关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对该男子做出批准逮捕的决定。

据警方初步调查,仅崇州一所高校就至少有8名学生修改成绩。至案发时,闫某已从中非法牟利1.3万余元。崇州检察机关认为,闫某对高校信息系统中储存、处理的数据进行删除、修改,其行为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遂对闫某予以批捕,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图片 1

——犯罪分子误以为“隐蔽性高”。不少犯罪分子认为,这类“黑客式舞弊”不需要线下交接,通过即时通讯工具即可远程完成,事后工具账号可销毁弃用,故而不会留下痕迹,相当于穿上了网络“隐形衣”。“然而只要他做了这个事情,就会留下痕迹,我们就肯定能找到他。”刘绪崇告诉记者。

得知有同学“更改”成绩成功,该校一些“挂科”的大四学生纷纷找“黒木”帮忙。今年5月至10月,周某为该校10余名学生篡改了65门课程的成绩,非法获利6万余元。

每当有考生支付费用后,与该考生联系的被告人,就通过QQ联系黑客,以技术手段非法入侵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厅网站,篡改计算机系统中“内蒙古会计人员综合管理服务网”保存的原始成绩数据,使得本不该取得会计从业资格证的考生取得了该证书。被告人张某华、杨某丽、吕某姣等3人分别获利52000元;被告人张某程、海某华、张某义、孔某吉、王某宇、周某军等6人分别获利89300元、44300元、15800元、17300元、16300元和7000元。

接警后,属地公安分局迅速展开侦破工作。经调查,涉及成绩改动的学生共有10余人,基本上都是明年要毕业的大四学生。很快,警方有了“答案”。

——犯罪成本低。刘绪崇告诉记者,这首先是因为犯罪成本很低,可谓“一本万利”。记者在一些电商平台搜索发现,一些代写程序、软件定制、程序代码开发的“虚拟商品”,只需20元即可购买。

本文由新蒲京娱乐场发布于游戏开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无业男用黑客软件帮学生篡改65门成绩 获利6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