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蒲京娱乐场 > 集团文学 > 诺贝尔文学奖再掀读书热 读书社交改变青年阅读

诺贝尔文学奖再掀读书热 读书社交改变青年阅读

文章作者:集团文学 上传时间:2019-08-24

诺贝尔文学奖再掀读书热 读书社交改变青年阅读方式

据报道,某专栏作家九方网陈光锋发起话题: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从微博到微信,从线上到线下,整个中国沸腾了,人们不止在关注、讨论莫言,还消费着他的作品,当当网、京东商城,还有全国各地新华书店关于莫言作品供不应求,在智能设备普及的今天,大家觉得莫言热能推动数字阅读吗?

中国青年网北京10月14日电昨日19时,美国当代民谣艺术家、文学家鲍勃·迪伦获得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这样评价他,“在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中创造了新的诗歌形式”。鲍勃·迪伦获奖的消息一公布,瞬间在朋友圈里被刷屏。

就此多名评论分析人士和速途网专栏作家通过微博参与了今天的话题讨论,发表了精彩的观点和看法。

近年,随着诺贝尔文学奖颁布后,中国总会掀起一波读书热,中国的商家们早已习以为常。但是也是真的是爆冷夺魁,鲍勃·迪伦获奖的消息刚出没多久,多家网站相关书籍就已上升至销售榜首并且已售罄,目前只可接受预定。

张书乐:靠一个作家一个作品,是不能改变数字出版的窘境的。或许莫言的书网上下载量激增,但要注意,其一是许多人不知道也没看过莫言的书,这其实有点悲哀,其二是“免费”居多,这其实涉及版权问题。从一个侧面来说,数字阅读的盗版模式在中国不缺乏用户,但正版数字阅读却很悲剧。

从“莫言热”到“读书热” 中国青年的读书排行榜

丁道师:虽然没有确切的数字,但是莫言获奖后,京东读书频道、新浪读书、盛大文学旗下的各大网站流量都得到了大幅度的增长。我感觉莫言推动的不仅仅是数字热,更是实体热,10月13日,我去了一趟国家图书馆,发现人流多了几倍不止。

2012年我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公布后,“莫言热”迅速席卷全国。书店紧急备货却仍然供不应求,莫言的作品在各大网络书城遭到热捧,甚至被一抢而空,一时间“洛阳纸贵”。莫言本人却很淡定,他说:“我就希望大家把对我的热爱变成对中国当代文学的热情,把对我的作品的关注普及到中国当代文学上,把对我个人的关注普及到所有的作家身上。”

莫湘兆:数字阅读不会被推动,包括目前大众阅读方向主要集结在言情、武侠、励志三大方面,对于我而言,次听说莫言,目前主要以80、90后阅读人群为主,极少关注这类文学的。从另外角度而言,实体与数字阅读热,反映出了一个跟风或者好奇心理,不是阅读习惯,促进即时经济发展与瞬时阅读高潮。

在“莫言热”慢慢退烧之后,人们开始趋于理性地去思考读书这件事。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最新公布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成年国民纸质与电子图书人均阅读量有所提升,综合阅读量增至7.78本。

张少卿:虽然莫言现在已经获得了中国的个诺贝尔奖项,但是国内还是有很多人还没有认识和阅读过他的作品。很多的媒体、报纸、微博在大力的宣传莫言的作品,使他的作品被更多的人所知道、购买。因此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推动数字阅读的时候,因为现在更多的读者需要去认识和了解他本人,然后才可更好推动数字阅读。

根据亚马逊公布的2015年度销售榜单显示,普通大众购买总量最多的仍然是励志类书籍,而销售榜单的前十里有一半是现当代小说,销售量第一的是涂色书《秘密花园》。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影视剧对阅读影响。在这个IP电影、电视剧愈演愈烈的时候,被翻拍成影视作品的书籍明显大卖。在被翻拍成电视剧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进入了亚马逊销售榜单的前十,莫言的《红高粱》销量也有所增长。

张斌:不管是近的实体热还是数字热,我认为都是虚热.真正能推动数字阅读的,是整体国民的阅读方向的改变,而不是靠一个作家就可以一蹴而就的,猜测过段时间就冷却了。

北京胡同里的一家书店在门口摆了书架,上面写着“免费图书、按需取用、无需归还、欢迎赠送”,这样的活动让胡同有了书香。图片为“书岛岛主”提供。

张清:为什么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国内知道莫言的人那么少,还是因为我们中国的好作品没有得到好的推荐,没有得到好的推广,而当他得奖后,自然在电子商务如此发达的当下,他的作品必定会推动电子阅读。

以书会友 中国青年的读书社交

李舟:很多人都是在莫言得奖之后才知道莫言,在得奖之前,60-70%的人不知道他是谁,个人认为不会对数字阅读有太大的影响,原因有两点:1、莫言只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力量是很小的,不管他得没得诺贝尔文学奖;2、现在火热的书市也主要是针对莫言的书,这充分体现了国人的崇拜情结,就像乔布斯离去带来的购书热,,这种购书热潮只是一时的,随着时间,终归会冷却,而真正符合现在数字阅读潮流的还是使用电脑,手机等比较多的人群,其中多半是看小说、电子书、新闻和博客等较多,这些多半用来消遣,至于纯文学类的书籍,相信除了真正热爱文学,修身养性的朋友,多半是不会去碰的。

读书会、集体逛书店活动、通宵书店……中国青年的想法总是很多的,读书也被玩出了各种花样。读书本来是一件私事儿,由于各种阅读活动,将阅读变得不那么寂寞。在北京西城区的一个胡同里,有家叫做“书岛”的四合院书店。在它的简介中这样介绍。这里更准确的说是个共享图书馆,每周末都会举办换书交友的活动,拿着闲置的图书交换,一本书连接陌生的两个人。

宋鹏:如果莫言进军微小说。

据“岛主”杜宝介绍,每周来换书的读者以85-95之间的年轻人为主。大家会在书的扉页写上心得体会,或者互留联系方式交流看书体会。同时,书岛还会举办读书会供大家交流,最近的一次是关于日本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的主题。除此之外,书岛还打算在全国各大高校都成立一个“云端共享图书馆”,呼吁大学生们能共享自己手里闲置的书籍,互通有无,实现书本的价值,同时也通过图书漂流来认识朋友。

陈小欢:莫言不能改变现状,只能在这个现状中发挥那么点作用;数字阅读已经逐步走向没落。

在书岛的活动中,有这么一段介绍:“换书交友,有趣的灵魂终会相遇”。最后,书岛的岛主告诉记者:“书岛是一个中转站,一本书在海上漂流,漂到书岛,然后被其他在岛上的人捡起,然后再去漂流。”

刘敏华:我严重相信,这个只是一时的,一时的次诺贝尔奖心情澎湃,一时的媒体狂热炒作,一时的举国欢庆。对于这个奖来说,对于文学这个东西,不是短暂的狂热就能深入理解,网络营销数字阅读也不是一个名人就能推动,如果这样,叫个大明星来说不定效果比莫言好几多倍。我不是莫黑,我只是不看好他的推动作用。

本文由新蒲京娱乐场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诺贝尔文学奖再掀读书热 读书社交改变青年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