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蒲京娱乐场 > 集团文学 > 大表哥的故事

大表哥的故事

文章作者:集团文学 上传时间:2020-02-26

开始想不通自己的为人,对自己长久以来的处事作风发出前所未有的质疑,如果不是自身哪个不争气的部件出现了故障,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错落,简直错落到极致,向自己下了一份战帖,在一个莫须有的世界里,恐怕,我只能对自己宣战,胜负都收获相同的结果,结果就是输,输得莫须有。

第一次见面,大表嫂就送了我一套精装版的世界名著,那时候的家长都很喜欢这种三观很正的礼物,我妈帮我接过书后就连连称谢,夸大表嫂有气质,夸大表嫂端庄。大表嫂微笑而不失礼貌的应着,大表哥坐在沙发的另一头一言不发。

昨天又见我弟了,他找到站在牌坊下面的角落里等他的我时,随意地与我招呼,抬头看到他时我几乎吓到,隐形眼镜的作用实在是有目共睹的,他竟又长高了,把我只身人来车往而涌现的不安都转换成了安全感,是啊,我弟在呢,就站在我身边,他已经不像我弟了——

大表哥的爸妈,也就是我老舅和老舅妈老是跟我们这些亲戚抱怨,说自己养了个白眼狼,说大表哥不懂父母的苦心。

站在路边等专线车,他三言两语地问候我近期的生活和学习状况,也三言两语地数落我一番,偶尔抬眼看一下他的侧脸,立即就想到我爸,什么时候,他竟又长得跟爸那么相像了?说也奇怪,他为什么越看越不拿我当回事,这次见面,他好像连姐姐都没叫,还有,在地铁站,我紧紧地跟在他身后上上下下地走,宛若他顺手牵着的一只提线木偶——坐在车厢内与陌生人"面面相觑"是最囧的,我只不过稍稍东张西望了下,看到一位蓄满胡须的老人觉得可爱,好心拍他肩膀告诉他,他居然一脸严肃地警告我那会被人误以为是"傻逼"——我就那么幼稚吗?还是现在的社会,连发自内心的笑都不允许了?非得要我们在特定场合必要时候装出一副优雅的皮笑肉不笑的附和的笑才算聪明吗?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切,简直无法理解。

那天是我表姐也就是大表哥表妹订婚,家里的亲戚都在。喝了点酒,老舅就当着家里所有人的面开始骂大表哥。说大表哥没出息、一事无成,工作做不好就算了,连家也管不好。

见到了久违的姑妈,喝了香浓的鸡汤,吃了她特地去市场买回来的番薯,很有趣的是,我消灭掉了近乎一盘的西兰花啊,绿色的,绿得那般充满希望与生机——真的,我又要当姑姑了,因为表嫂有了身孕,她甚至把漂亮婴儿的海报贴到了冰箱的门上,从我们见到她的那刻起,到我们下午四点多离开,大厅里都一直回荡着表嫂幸福的笑声,她在看娱乐节目,笑点降得异常的低,低得我都感到吃惊!表嫂今年33岁,听说这是第一胎,算是高龄产妇吧,我们那么多双眼睛"虎视眈眈"着她的肚皮的一举一动,她表示压力山大,呵——吉人自有天相,我们都坚信送子观音不会偷懒,她一定会恪尽职守!

大表哥跟大表嫂结婚之前,我只见过大表嫂一面,是在他们订婚后,到我家认亲的时候。我们老家有个习俗,新人订婚后就要到长辈家串门认亲。说真的,第一次见到大表嫂,我多少有些失望。她穿着一件白毛衣,一条黑裤子,带着一副金边眼镜,这形象太像我的班主任了!事实上大表嫂也是一位老师,初中语文老师。“重点中学,有正式编制。”这是老舅妈第一次跟我们提起大表嫂时特意强调的。

我想自己真的是什么都改变不了,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为此,宁愿哄骗自己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恶魔叫做心魔,而我恰好是那个太过走运的中奖者,所以奖品收到了,心魔便住下了——就这样,我哄骗自己,像哄骗一个无知的小孩。

图片 1

很气愤为什么自己就要那么"擅长"挖空心思,还技术高超地挖的那样深不可测——联想到很多似有还无的人和事,我感到不知所措,一直在提醒自己那只是一种幻觉,但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如此真实的幻觉,是的,我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更不能去游说什么人使之相信真实是一种多余的存在。

有时候两个人分手 不是因为没有爱了    而是因为太累了

人说每一句话都只在刚说出口的那一刻属于自己,说出口之后,便化为公共语了——我回想着,想到自己的确说过一些稍显过分的话,对一些本来无辜的同学或朋友乃至亲人,我觉出自己的后悔,但后悔根本就不是一种药,所以,即便我把亿亿万万句抱歉一笔一划地写到纸上,当面对他们的时候,这欠扁的嘴也还是哑口无言,都说大爱无言,大悔,亦无语。

表哥就直接说“你们自己选的媳妇,我管不了”。一句话把老舅噎的半天说不出话。

也许是长大了,长大到敢同酷暑寒冬相"搏击"的程度了,小时候在冬日温暖陽光下头裹着毛衣手抱着棉衣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我们,连纪念那些回忆的空隙都没有,碎木屑般的生活将我们生存的空间充塞得满满当当,那些有的没的真的假的意识到潜意识的就像空气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我们鼻息间弥漫放肆,使我们从透不过气中透过气。

老舅和老舅妈第一次听说小薇姐时,就不同意表哥跟她在一起。他们的理由是小薇姐条件不好,她父母没有正经工作,她自己也没有正经工作。大表哥说小薇姐有工作,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立刻又被老舅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在地下商场摆个首饰摊算什么正经工作!”

在怀疑,现在是不是冬天,因为,我似乎没有丝毫感觉到冷,甚至,有一股无名的热气像刚煮好的汤面般热腾腾冲上头顶,让人总产生一种打开水龙头冲涤的冲动。

“还是大学生呢,一点礼貌都没有,还不如那个小薇呢,人家见面起码还有个笑模样。”说完,舅妈和我妈就陷入了沉默。

在情绪低迷时见到自己的亲人,真的是值得烧香拜谢神灵的高兴事,前晚坐84路公车赶回学校排练方阵,在车尾靠窗位置,忽然觉得特别累乏,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五彩霓虹似的各式各样的大灯小灯,本来,我以为自己会做一件习惯性的很丢脸的事,但很意外,真的,很意外的我没有,反而更使劲地睁大了久未合上的双眼——就算外面的世界再黑暗,我们也要记得执着地睁开一双明辨是非的眼睛啊,不是吗?

图片 2

临当兵走的前几天,大表哥又鼓起勇气跟老舅说他不想去当兵,被老舅劈头盖脸一顿骂:“你知道为了让你当兵,家里花了多少钱!你当了兵回来后我们还能替你找个正经工作,你现在不去,以后干什么吃?喝西北风啊?!”老舅的态度很明确,不当兵也可以,回学校复读,明年继续考大学。大表哥本来就不爱学习,自然不想复读,于是就去当兵了。

大表嫂经常说老舅和老舅妈的口音太重,经常在孩子身边,会影响孩子以后说话的发音。老舅和老舅妈非常生气,就到表哥那里告状。

今年春节吃团圆饭的时候,老舅还特意在我们这些侄男弟女面前批评了大表哥。批评之后不忘叮嘱我们,让我们劝劝大表哥,让他没事回家看看。我们看了一眼桌上默不作声的大表嫂,纷纷点头答应。其实我们这一年跟大表哥的联系也不多,也就是微信上聊几句,评论个朋友圈什么的。据说大表哥小的时候特别爱说话,见到人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不仅爱说话,还会说话,不到两岁就搂着我妈的脖子说“姑姑,你真漂亮!”。这事我妈一直跟我说到我上大学。

那段时间老舅妈老是来找我妈诉苦,说大表嫂仗着自己有文化就看不起老舅一家,还说大表嫂见着他们老两口都不打招呼,总是冷冰冰的。

我们都知道大表哥不想当兵,他想学做生意,他常常跟我们说一些我们听不懂的生意经,不过说这些都是趁老舅不在的时候。因为如果老舅在,老舅就会骂大表哥,“正事儿不干,就想着天天挣大钱!钱是那么好赚的吗?我跟你妈一天到晚起早贪晚挣那些钱,你以为容易啊!”

再后来,就传来了大表哥跟大表嫂要结婚的消息。我不知道大表哥和小薇姐之间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是大表哥终于扛不住了,或是小薇姐终于等不了了,亦或是像大表哥说的,两个人都太累了。

这时候老舅和老舅妈又出手了,他们坚决不同意大表哥离婚。

大表哥的婚礼特别隆重,在市里最大的饭店摆了80多桌,整个婚礼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感恩父母的环节。当时老家那边的婚礼都流行设置这样的环节,就是双方父母坐在台上,一对新人给父母敬茶,然后说“爸、妈你们辛苦了!”或“爸、妈谢谢你们”之类的话,大表哥当时对老舅、老舅妈说的是“爸、妈我终于完成你们的心愿了。”当时觉得这句话听着很别扭,但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因此一直记忆犹新。

这轮长辈谈心的结果就是大表哥要搬出去住,还说再也不回这个家了。这下老舅妈急了,使出了杀手锏。她也是找表哥谈心,但谈心的时候老舅妈手里拿着一瓶农药。谈心的内容很简单,她让表哥立下毒誓,立刻跟小薇姐分手,否则她就喝农药自杀。

他和大表嫂没有离婚,但他晚上都住在单位的宿舍,基本不回家了。今年过年吃团圆饭的时候,大表哥也没来,倒是大表嫂带着小侄子过来意思了一下,中间也没说几句话,吃了个饭就走了。

大表哥已经快一年没跟他爸妈说话了。

“我和你妈不指着你养老,你这白眼狼我们也指不上,你就自己过好你自己的,让我们少操点心就行了!”

男儿要成家、立业。这业算是有了,老舅和老舅妈开始托人给大表哥介绍对象。大表哥的条件在我们当地算是不错的。早年老舅和老舅妈在外做生意攒下了点家底,大表哥转业后就立即给大表哥在我们市里最好的小区买了个大三居,还花30多万给大表哥买了辆车,再加上大表哥1米8的大个和一张有点像孙红雷的脸,在我们老家那个地方绝对算是黄金王老五!想给大表哥介绍对象的人很多,那些媒人介绍我大表哥的时候,都不忘加上一句“工作稳定,是铁饭碗!”

本文由新蒲京娱乐场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大表哥的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