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蒲京娱乐场 > 集团文学 > 【军警】难忘的早饭(小小说)

【军警】难忘的早饭(小小说)

文章作者:集团文学 上传时间:2020-02-03

难忘的早饭
  
   米线是我在云南最喜欢吃的早点,每个周四的早上,无线连食堂都要吃米线;而每次吃米线,我都要吃上两大碗。
   解散以后,我向往常一样,成了大半碗米线,坐在靠近锅边上的一张桌子上,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我用相当快的速度吃完了第一碗,又站起身跑到锅里成上第二碗,这一碗才是我决定温饱的“收官”之做。
   为了能起到原汤化原食的效果,我特地从锅里捞了不少的汤到碗里,这一次,我就可以踏踏实实地细嚼慢咽了。
   正当我大口大口忒儿了着米线时,眼前一个类似肥肉一样的东西,忽忽悠悠漂浮在米线当中,样子就和家中炖骨头汤时,炖出来的骨髓差不多,这在云南吃过桥米线时司空见惯。我倍感庆幸的用勺子崴起来,心想,今天真是命好,不仅让我吃到了两碗米线,而且还让我赶上一块肉吃。
   我刚要把肉放进嘴里,又觉得这肉有些不对劲。在我的印象中,好象连里吃米线,还从来没有放过肉呢。再说,这肉看起来总觉得别扭。于是,我就端着饭碗走出了食堂。在阳光下仔细一瞧,“我操他大爷的!这哪儿叫吃饭那,真他妈的叫人恶心!”我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站在屋外就大骂起来
   蹲在屋外吃饭的孙挺进,凑过来问我:“怎么了?怎么了?”我端着碗,举到他的眼前说:“你看这是什么?”他瞅了瞅,惊讶地说:“这不是粘痰吗!你是在锅里成出来的?”
   “可不是吗!我还以为是肉呢,差点让我给吃下去!”“啐!啐!我求求你,你快别说了!我实在是受不了。”孙挺进听我这么一说,赶紧将自己剩下的半碗米线倒掉,表情痛苦的直往外啐唾沫。
   东西是在我碗里发现的,我觉得我比任何人都搓火。“太他妈的不象话了!不行,我要去找指导员说说理去。”我端着饭碗来到了指导员的面前。“指导员!您看一看,这是什么?!”指导员看了我一眼,不屑的边吃边说:“是苍蝇还是虫子?用筷子夹出去扔了不就得了,你还让我看什么?在部队里生活别那么穷讲究。”
   我说:“您仔细看看!这是一口粘痰!我夹不出去,要夹您夹吧。”指导员愣了一下,他停住了手中的筷子,站起身来仔细向我碗里看了看说:“快别胡说了,哪有的事。”我有些激动的说:“您到外面好好瞧瞧,谁说不是,谁把它吃了,我白送他十块钱好不好?”
   指导员见我的声音有些升高,怕其他人知道了把事情闹大,就放下了手里的碗筷,端着我的碗来到了屋外。借着早上明媚的阳光,指导员对着碗看了又看,晃了又晃;末了,他将我吃剩下的半碗米线泼出了老远,表情尴尬的说:“是也好不是也好,总之你不要再和别人说了,我去通知食堂再下点米线,你还能吃多少?”
   我没好气儿地对指导员说:“谢谢您饶了我吧!您快别再提这米线了。今天我宁愿饿死,也不愿恶心死。”说完转身走回了连队。
   回到了房间,眼前总是浮现出帮厨时,炊事员随地吐痰擤鼻涕的那一目。肚子里面象是翻江倒海一样的热闹,比吃下一个苍蝇还难受,这估计是我这一辈子遇到的最恶心的事了,但愿以后别在有更恶心的事让我遇到。
   要说生活在部队这个大家庭中,人的生命力也真够顽强的!有时候,学员们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环境创造了人,还是人适应了环境。象当地老百姓的生存环境就很差,破旧的土坯房子里,人在楼上住,家畜在楼下居,一口大铁锅给人做完饭,又给牲畜做;屋子中的气味足以令人窒息,苍蝇、蚊子、跳蚤、老鼠就如同饲养的宠物一样比比皆是,可就是这样一个恶劣的生活环境,人家老百姓一年四季根本不得病。
   不光是不得病,而且他们的生命力还特别的顽强。不信你问问从云南回来的人,谁见过当地妇女坐过月子?谁见过当地幼儿喝过麦乳精?谁见过老百姓洗过澡?甚至有的人家连蚊帐、被子都没有。就这样的环境,他们怎么就祖祖辈辈生存下来了呢?
   由此看来,环境创造了人,人也适应了环境,不过早早晚晚地球要毁在人类的手里。因为,人是地球上最高级的动物,也是最可怕的动物。人类是有私欲的,有了私欲才会有无穷无尽的追求。为了私欲,人类不惜一切代价的去争斗,去互相残杀,去追求财富和富有;为了个人利益,人类会自私自利,制造垃圾,产生病毒。所以说,地球早晚有那么一天,是人类自己毁灭了自己的家园,毁灭了地球。

图片 1 河北南和县郝桥镇西边,邢清公里北边有一家光宗饭店,饭店门面不大,屋内摆设平平,吃饭的人很多,每到中午十二点就会客满,许多城里人也驱车三十多里路光顾小店。
  这里有人们喜欢吃的黄焖肉,香而不腻,油而不滑,吃过者无不叫绝,这里回头率极高,过往车辆也要多跑几十里的路来到这里就餐。
  黄焖肉的制作程序似乎很简单,原料是猪的前后腿、鸡蛋、粉芡等。切好的肉块用粉芡和鸡蛋拌匀,然后烹炸、笼蒸、清炖,但是人们自几做的没有在光宗饭店的那个味道。
  人们提及光宗饭店的黄焖肉都会垂涎三尺,赞不绝口。
  一次有几个年轻人想吃黄焖肉,但鉴于口袋羞涩,望而却步。
  一个黄头发男孩说道:“想吃肉,没钱照样吃,各位今天跟我去就行了,保证各位大饱口福。”
  中午几个年轻人早早来到了光宗饭店,在五号单间坐了下来。
  “老板,每人一碗黄焖肉,一瓶啤酒。”
  老板说道:“各位坐好,稍等片刻,肉马上就好。”
  服务员忙不迭地把黄焖肉和啤酒送了上来。
  看到黄焖肉哥几个涎水都想流出来。
  哥几个一边吃一边用眼去瞅黄头发,看他怎么跟人家结账。
  黄头发不慌不忙地吃着,等大家把碗中的肉吃完了,叫道:“服务员。”
  服务员从五号单间出来告诉张老板:“这几个小子想赖账,您去看看吧。”
  张老板来到五号单间,八大腕黄焖肉吃的精光,好像舔过一般。
  “什么事情,各位。”张老板拱手说道。
  “老板,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黄头发一指面前的碗阴着脸说道。
  碗底上一只死苍蝇。
  “老板你说咋办吧?”黄头发一边说着一边做出恶心的姿态。
  老板端着有苍蝇的碗说道:“各位跟我来。”
  一帮人跟着老板来到外面大厅,几个人心里没底,不知道老板想干什么。
  老板把碗放到桌子上招呼吃饭的都过来观看,老板说道:“如果从黄焖肉里吃出了死苍蝇,大家的钱都不收了。”
  众人都为老板捏着一把汗,碗里明明放着一只死苍蝇。
  老板把苍蝇用筷子夹到桌子上说道:“各位想想,如果是黄焖肉里面有死苍蝇,那么这么长时间了,苍蝇肯定是胀饱的,肚子里面肯定有水。大家看看这只苍蝇。”
  老板用筷子按了按桌子上的死苍蝇,苍蝇的肚里没有挤出一点水来,显然这只苍蝇不是被浸泡过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那就是有人吃完后,把死苍蝇放到碗里的。”
  黄头发脸色通红,其他几个也都面面相觑。众人纷纷指责这几个年轻人不道德。
  老板说道:“年轻人,往碗里放一只苍蝇没事,如果往心里放一只苍蝇,可就不好办了啊!”

本文由新蒲京娱乐场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军警】难忘的早饭(小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