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蒲京娱乐场 > 集团文学 > 一桩刻骨铭心的爱

一桩刻骨铭心的爱

文章作者:集团文学 上传时间:2020-01-12

  一
  鸭绿江东岸的山窝窝里,有一处不是因为上世纪六十年代那场运动,压根儿就没人知道的小山村,叫龙首堡。老人讲,村后有座山象龙头,吉祥得很呢!
  龙首堡里住着三个年轻人,明华,思归和我。
  明华是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女孩,爹是大队主任。不用说,明华金贵多了。思归原本住在城里,爹早年家道殷实,读完国高,投了黄埔军校,入了国民党军队,抗日战争时期一直随远征军打到缅甸,九死一生,一九四八年东北解放前夕回家与思归娘拜了天地,之后便没了踪影。那场运动爆发不久,被调查出说在台湾当了国民党海军少将。思归是梦生,娘盼着丈夫早点回家,所以给儿子取名思归。思归虽然帅小伙,多才多艺,但那个家庭,还没等初中毕业,就随娘一起下放到龙首堡劳动改造。不用说,思归人前人后抬不起头。我,刚强铁汉,心地善良,铁杆贫农,爹过世的早,和娘相依为命,而且高中毕业,全村最高学历拥有者。
  不管世事如何,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处世哲学。所以,我们撇开那个年代以人划线的规矩,不分高低贵贱,成为最要好的朋友。
  要命的是,明华爱上了思归。
  
  二
  那时的婚姻家庭,阶级是第一性。
  明华爹火了,这还了得!家是阶级的基础,守不住无产阶级的小家,怎能实现共产主义的大家!他命令明华即刻与思归一刀两断。
  明华反驳说:“谁规定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人就不可以嫁?革命不分先后嘛!”
  明华爹一蹦老高,反了你了!一巴掌过去,打得明华一个跟头,吓得明华妈一个趔趄。
  明华妈劝解说思归是个好孩子,得放手时且放手,别阻挡他们。正暴跳如雷的明华爹,差点儿连明华妈一块儿揍。
  明华捂着脸,边哭边一溜小跑找到思归和我。还用说吗?除她爹妈,思归和我是她最亲的人。况且,她爹这一巴掌下去,保不齐在她的心里的地位还不如我们呢!
  思归两眼充满泪花。他虽然见不得明华受罪,但是无能为力呀!他刚想伸手替明华揉揉脸和揩去明华挂满两腮的泪水,忽然醒悟我在身旁,急忙把已伸到半路的手缩了回去。
  我就看不惯思归的软弱,时时刻刻为他着急。我恨不得上前踢他一脚,气冲冲地说:
  “该做啥就做啥呗,瞅你那唯唯诺诺的样子!”
  思归这才伸手拉过明华,明华趁势靠上思归的胸膛。突然,她大哭来。这个从不认输的女孩,真是受了委屈了。
  我心里一震,但我得保持坚强和乐观氛围。
  我逗趣他俩说:
  “说着说着就来了,你俩倒是背着我点呀!”
  我容他们亲近一会儿后,上前扯开他们说:
  “行了行了,这么着一辈子也解决不了问题,咱得研究战略战术。”
  明华说:
  “就我爹那样。啥战略战术能赢他?”
新蒲京娱乐场,  可也是,明华爹生杀大权在握,怕是谁也别想撼动。我们谋划了大半天也没个着落。最后还是我定夺:
  “学习《红灯记》李玉和,哪怕你带铁镣,裹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咱就宁死不屈!不过还得学习李玉和地下革命工作经验,小心谨慎,行动隐密。”
  思归茫然苦笑,明华觉得别无他法。
  按照宁死不屈的原则,无论爹怎么棒打鸳鸯,明华就是不散。思归虽然心里宁死不屈,但他怕连累明华,所以犯了错似的躲着人走。
  我对思归说:
  “你们也没偷人,怕什么?”
  明华爹发现我们鬼鬼祟祟,仍然利用劳动之余,结伙串连。特别我,依仗铁杆贫农,不时上蹿下跳。他大怒,取消明华劳动资格,把她锁在家里门房,令明华娘当看守,不准出门。
  这一招数,我们始料不及。看来,我们宁死不屈战略尚存,但是小心谨慎行动隐密的战术失败了。
  明华想思归,思归念明华。
  我觉得明华爹真可谓大义灭亲,也忒过分了。所以我自告奋勇充当邮递员,趁明华爹不备,串通明华妈,替明华和思归鸿雁传书。没几天被明华爹发现了,大骂说贫下中农白养了我。
  我毫不示弱地说:
  “白养就白养,不就种地嘛!”
  明华爹认为是思归娘策划拉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下水,是阶级斗争新动向。
  有了结论,批判思归娘是免不了的。那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只一场批判下来就险些要了命。乡亲们都知道思归娘是好人,可是谁敢替她说话呀!
  思归娘一病不起。
  批判会开不成,急得明华爹摩拳擦掌。
  我做通明华妈的工作,砸碎铁锁,放明华冲破牢笼。
  明华毅然跑到思归家。
  已经有气无力自感不久人世的思归娘流着眼泪断断续续地劝明华说:
  “孩……子,我……知道你真心……喜欢思归。可是,不能因为我们……害了你呀,你们断……了……罢。”
  思归不情愿,心里流血,但他为了明华,使劲点头。明华摇摇头,不说话。
  思归娘没有熬过命运,死了。
  思归和明华悲痛不已。
  思归在村子里没有亲人,我和明华以及几个要好的乡亲,帮忙思归料理了他娘的后事。
  除了思归和我,唯一佩带黑臂纱的就是明华。
  思归娘过世的打击,促使明华什么也不怕了。她与爹摊牌,不但发誓非嫁思归不可,还说思归娘的死是爹害的。
  明华爹怒不可遏,矛头指向思归,说思归贼心不死,要反攻倒算。
  思归绝望了。
  那一日,未见思归出工。
  我和明华到处找不见思归,正不知所措,明华突然想起什么,拉起我就往思归娘的坟地跑。
  思归倒在娘坟前,一手握住“1059”农药瓶,一手攥紧一封信。
  思归也死了。
  明华大叫一声,扑倒在思归身上。
  我哆哆嗦嗦打开信,思归一笔一划地写道:
  “明华,对不起,我随娘去了。难道,爹的罪孽,就应娘和我担承?一切都过去了,让我们的爱,化作一只鸿雁,融入无暇的蓝天。那里,没有轻薄,没有痛苦。”
  
  三
  两冢荒丘,一腔幽怨,给世人留下多少悲哀与思索!
  乡亲们不住的惋惜。
  明华爹松了口气,却招来背后的骂声。
  明华从此没了笑容。她曾经的坚强,她曾经的挚爱,她曾经的憧憬,都化做一片云,飘去遥远的天际。
  环境决定精神,天真和烂漫,已经不属于我们。所以,我的魂魄世界,也随之慢慢沉静下来。
  我知道明华的心。一有空闲,我就牵着明华到思归娘儿俩的坟头。我们凝望着那两冢可怜的荒丘,呆呆地坐着,坐着,一坐就是半天。
  一次在思归娘儿俩的坟头,明华苦着脸,自言自语地说道:
  “其实死不也是很好的解脱吗?”
  也不待我回答,她又接着说:
  “哪天我死了,你一定要把我和思归葬到一块儿。”
  她轻诵读书时语文课本《孔雀东南飞》的句子。
  两家求合葬,全葬华山傍。
  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
  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
  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
  仰首相向鸣,夜夜达五更。
  行人驻足听,寡妇起彷徨。
  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
  我想,刘兰芝的遭遇是因为焦仲卿懦弱吗?是因为焦母残暴吗?是因为社会没有同情吗?从哲理和伦理而言,是,又不是。不同时代有不同的人世释放方式,归根结底,需要人性的回归。
  我劝明华,人不能永远停留在昨天,回归罢。
  明华默默无语,我只有陪着她不起不说话。
  
  四
  十年过去,那一场运动,终究烟消云散。
  明华爹被公社拨乱反正办公室调去,隔离审查,乡亲们都说活该。明华娘慌了神,催明华到公社看看,明华没去。
  不久,公社派人领着明华爹回到村里,在全村大会上宣布,撤消职务,开除党籍,明华爹从此成为普通人。
  又一个春天,在思归娘儿俩坟头。明华问我:
  “你知道天堂是什么样子吗?”
  我摇摇头说:
  “不知道。”
  想想又补充说:
  “其实压根儿就没有。”
  明华笑笑,她没有望我一眼,只顾举目远眺。
  忽一日,明华娘手里捏着一页纸,气喘吁吁找到我,惊慌失措地哭道:
  “明华走了!”
  我接过那页纸,明华一行秀美的字:
  “我去找天堂,再见。”
  我的心,一下子落到谷底,两天不吃不喝。
  思归和明华,一个飞去天国,一个堕入茫然。难道,这是命运的安排吗?思归的悲催,是因为一个时代的迂回,明华的茫然,难道不应归结于她对人生的误读吗?
  明华没有任何消息,我却勇敢地踏进新时期的回归线。
  我想活回我自己,尽最大的努力,去迎接绚丽的心灵的春天。
  这年秋,我考进辽宁大学,攻历史专业。四个春秋轮回,我毕业分配在家乡这座城市的一家报社做记者。我用积攒两年多的薪酬,为思归娘儿俩树立两方石碑。在思归的石碑背面,我撰写一道碑文:
  这里长眠的
  是一个向往幸福却死于无奈的大男孩
  请世人记住他
  记住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娘催我娶媳妇让她抱孙子,我说不忙。我心中有一种冥冥的牵挂,牵挂什么呢?
  
  五
  又一个春的轮回。
  清明头天,我回到乡下。娘交给我一封信,说是邮差昨天送来的。我一看,是国际邮件,急忙开启。天!是明华,我的心突然狂跳不止。信说: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那年我出家在五台山,后入江南佛学院习佛工医。再后,远赴澳洲,在悉尼华人慈善总会诊所做针灸师。身份,僧尼,法号,果戒。佛门四大皆无,惟愿不舍悲智,再驾慈航,广度群迷导归净土,共成天上菩提,不胜馨香祷祝者也。清明即至,烦先生将信中内封,读与思归,阿弥陀佛!”
  我倒过信封,果有一小封。
  何苦堕入空门,何苦出走异乡,难道,那就是明华说的天堂吗?
  我的心绪无形中被明华的信冲乱,不经意间,我忽然觉得欠着明华什么,我深思着。
  清明大早,我踏破晨雾,来到思归娘儿俩坟前。我对思归说:
  “明华有信给你。”
  我拆开小封,是一首诗。我一个字一个字朗读,心止不住颤抖,泪止不住流淌:
  寒舍可遮雨,冬来可增裳?
  子归可啼血,金蝉可鸣唱?
  断肠可悲苦,日日可凄凉?
  我依无量意,涅槃情更惶。
  清灯映黄卷,残生投异疆。
  人生何如此,谁与论短长!
  思切问冰轮,嫦娥亦茫茫。
  夜夜乞北斗,伴我回故乡!
  读完,我站在那里痴痴地发呆,因为,我能感受到明华内心的挣扎。而我心随之挣扎,又是为了什么呢?
  
  六
  我给明华写信:
  “坚冰已消融,大地已回春。蒸蒸日上欣欣向荣的华夏盛世,已经到来。我们不应无谓地守望过去,要勇敢地张开双臂,拥抱今天。”
  明华给我回信: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佛家超脱世俗,普度众生,我之心苦,谁与平复?”
  我给明华写信:
  “最悲莫过心死,最喜莫过心归,世事万千,单凭心静。”
  明华给我回信:
  “佛之大吾,不过于心,产生,发展,迷茫,反思,清醒,成熟,终成正果。我之正果,何?”
  我给明华写信:
  “血燕为巢,终为人嗜,鱼跃千尺,终为江河。人生百年,祸福同当,有家方国,无国岂家?”
  明华给我回信:
  “苍穹之高,沧海之阔,渺渺一粟,谁与依托?”
  我给明华写信: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兴。思归去,我犹存,虽孑然,爱未泯,然嫦娥远去,音断声绝,无限遗憾尔。”
  明华给我回信:
  “无量天尊,罪过!”
  总结这些信的意境,我心绪使然。
  不是吗?祖国的春天是那样的美丽,新世纪的梦想已经迎着朝阳,向我们大踏步走来。做为一名记者,我用我的心灵,歌颂祖国的昌盛与荣耀。每一个中华儿女,都应尽心尽力为自己的祖国付出劳动。过去是静思,是经验,而不是生命的枷锁。怨恨与抵制,懒惰与逃避,都不应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因果适从。胸怀广阔方兴国,这是我们责任!天道无边,法为终规。佛者畏因,凡者畏果,因果轮回,尔从是观。苦为己量,无休无止。心为宏观,如鹏翱天。劝君莫为一时忧,回过头来,海阔天空。正可是,汗青召召,梓里为根。祖国的召唤,应唤起游子归心。心的平复,在己,而非它。心坦而止与水,心兴而跃与动,勿为己欲,心自安。
  总结这些信的意境,我心潮难平。思归的结局,有时代的羁绊,更有他心理的缺失。我们无从评判他生途坎坷对心理的创伤,但我们可以从他的悲戚人生中领悟人性的美与丑。时代造就社会,社会决定人生。而这一切,都以度量衡。明华的出走,注定她心的回归。因为,她的心有思归灵魂的锁定。明华不应该失去对爱的信念,她应该有追求和把握爱的权利。这个追求和把握,思归不会伤痛,因为,他的生命,定格在对明华的爱和感恩里,他不在,就更期待明华有幸福的人生。我能够做什么?难道我不敢爱吗?我自思归走去的孤苦厮守,难道明华不明白吗?
  
  七
  一年后,金秋十月,我突然收到明华的传真:
  “明日十七时,澳航QY129,接机。”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八
  天青云秀,松铁枫红,好一个成熟季节。
  还未来得及洗去征程风尘,明华就牵我到思归娘儿俩坟前。
  明华深鞠一躬,泪水随之磅礴。她刚刚蓄起的青丝,迎风抖颤。不用说,她还俗了。
  明华用一方洁白的手帕,轻轻地,轻轻地抹去两方石碑的尘埃,从背包里取出红丝带,轻轻地,轻轻地系在两方石碑的腰间。
  明华久久肃立,她心的悲苦,有谁能知?
  几乎过了一个时辰,明华才一字一句地对思归说:
  “我回来了,我从彷徨幻灭的天界,重新皈于人间,你可知我历经了怎样的炼狱?你自顾超脱凡尘,却把痛楚留给了我,使我在绝望中凄楚飘零。你我生死相恋,苍天可鉴,你我人生蹉跎,沧海可评。可怜见你我天各一方,无缘今生,竟成心底永不败落梦。跨越灵魂沧桑,我才真正领悟人生的真谛。请理解和原谅我们的过去罢,今天我来看你,也想告诉你,人不能抛弃祖国,不能抛弃自己,不能抛弃幸福。你在天有灵,也一定愿意看到我能获得我们曾经生死企盼的那份幸福,这个幸福,我找到了。”
  说着,明华挽住我的胳膊说:
  “思归,为我们祝福吧!”
  我虽然多年企盼,但这一刻真的到来,我仍然大惊失色,一时呆若木鸡。
  明华笑着对我说:
  “快谢谢思归!”
  我半天才回过神来,急忙向思归深施大礼。
  我发疯般抱起明华,向大山高呼:
  “天哪!”
  大山高兴得即刻响亮回答:
  “天——哪!”   

L嫂

老大虽然身世可怜,但是外婆妈妈都疼爱他。虽然有时会受一些舅妈的白眼(老大从小和外婆睡,在外婆家长大),总归吃饱穿暖着长大了。到了讨媳妇的年岁了。这个媳妇长得俊,就是有些市井,要了好多聘礼。L嫂和G君虽然勤勤恳恳干活,但都是没文化的工人,工资收入要养一家五张嘴,哪有什么多余的钱给他娶媳妇呢?

新蒲京娱乐场 1

娘对儿子总是这样吧,只记恩德不记仇。

“不对,是往右,这边上。”

穷,不好。

这个女人年轻的时候很美,我妈看过照片告诉我的。我问有多美呢?我妈说,L嫂的大孙女和L嫂年轻时的照片如出一辙,哇,那真的是很美呢。因为长的漂亮,年纪轻轻就被当地的有钱公子哥讨去做老婆了,有钱公子哥总是有些桀骜不驯,那个时候直男癌还不被当做一种恶性疾病被公之于众,所以这个漂亮女人衣食无忧,隐忍在家暴的恐惧中。后来这个公子哥作恶太多,老天想法收了他——进监狱了。

L嫂在家人邻里支持下离婚了,自己带着三个小孩子住回娘家。一个女工,在五十多年前的社会能赚多少钱呢?三个孩子不能都养活,那怎么办?老三好像最懂娘的苦,两岁多的时候得了肺疾,郎中看不好就死诊所的病床上了。看病花掉了这个女人所剩无多的积蓄,老大老二跟着娘迟早也会饿死,为了养活孩子只能送走一个。L嫂爱孩子,所以自然要给她的骨肉送个好人家,幸而她的儿子遗传了她的好基因,长得漂亮人见人爱,老大年长记事不能送人了,老二尚幼让隔壁村的一个大户要走了。L嫂再婚后还多次和G君一块去隔壁村看这个被送走的孩子,当然是偷偷看,看看自己的孩子过得好不好,过得不好又能怎么样呢?L嫂甚至不敢出现在孩子面前抱抱它说句“我的儿啊”,只能悄悄看着。

娘不愿意,可是娘爱儿子。儿子为了娶老婆,也鬼迷心窍了吧。老大在娶媳妇前,第二次改姓了。大家看着老大锣鼓喧天娶媳妇,大冰箱大彩电别提多气派。其实背地里不知说了多少难听的戏谑话,这个孩子这次真的是不孝顺了。

留下一个悲伤的丈夫和2岁的小女儿。没有人告诉我当时这个丈夫和这个小女孩是怎么度过逝妻丧母的艰难岁月的,或许因为太悲伤没有人愿意去倾听。三四年后,G君有了第二任妻子L嫂。L嫂离异拖拉着三个孩子,G君丧偶带着一个女儿,厂里的红娘可能觉得这两个人苦得很般配,就牵线搭桥了。那时候的结合,有没有爱情的成分在,不得而知。也许,女的觉得离异再嫁本来就难如登天,男的也是从小苦哈哈的老实人,有姻缘到了算是人生中难得的喜事,不能拒了老天厚爱吧。

三年不在家过清明,很多东西都有些记不清了,好多人的坟头在哪里我都找不见了。比如G君的第一任太太,因为生第二胎的时候感染死掉了,那是五六十年前的事情了,只是五六十年前的悲剧,至今提起都让人唏嘘,往事如烟,但是情感依旧真实。

L嫂真的是爱她老大吧。所以让老大该回了前夫的姓,为了老大结婚有钱下聘。老大长得帅,还撬了好兄弟的女朋友,做了这么绝情的事,你不把人家姑娘取回来那真是太不爷们了。

新蒲京娱乐场 2

老大改了姓跟着娘过日子,年少的时候也是个“不良少年”,L嫂常常要放下灶头的锅铲跋山涉水去派出所放人。派出所离L嫂娘家近,L嫂只要听见她老娘老远的喊她名字,不用说就是老大又因为啥事进去了。当时领人的只能是父母,所以就只有辛苦L嫂这样来来回回了。好在老大秉性不坏,进去的事情也不是啥作奸犯科的恶性事件,不然也不能一进去就给领出来了。

G君家的孩子本不认识这位太太。但是G家兄弟不来,这个坟就不会有人来祭扫了。这位太太是独生女,当年的生产意外就让这位太太的家庭遭受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痛,如果这些没有血亲的兄弟们不来,这位太太就没有人来探望她了。久而久之,这个世界会理所应当将之彻底沉默入土。

扫墓

大家都以为这个送走的老二命最好,其实老天都是算计好的。在新家老二确实是被宠上天了,全家的小皇帝。这个小皇帝干啥谁都不敢拦着,所以上房揭瓦的时候摔死了,过了十多年好日子,就这样没了。

新蒲京娱乐场 3

很快这个重组家庭有了自己的小孩,两个小男孩。父母双全,真实一大幸事。相比他们同母异父的"哥哥",同父异母的“姐姐”,幸福得多。还好G君和L嫂都是善良宽厚之人,待这四个孩子都很不错。

本文由新蒲京娱乐场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桩刻骨铭心的爱

关键词: